• 首頁 > 藝訊 > 美術大家

    袁武:我是如何創作的 | 徐華水墨專欄

    美術大家 來源:美術網 作者:徐華水墨專欄 2019-01-31 14:44 57355
    袁武袁武的人物畫在演進中不斷的創新,凸顯了其大筆墨、大氣象和大寫意的繪畫特征。大筆墨是他長期堅守以傳統筆墨為核心的概括能力和文化素養。

    本期嘉賓:袁武

    袁武

    袁武的人物畫在演進中不斷的創新,凸顯了其大筆墨、大氣象和大寫意的繪畫特征。大筆墨是他長期堅守以傳統筆墨為核心的概括能力和文化素養。偉大的畫家不在于他能畫出人物身上毛孔里的毛孔,而是能把千萬個細胞凝煉在一起,形成一個整體、鑄造一種力量。大氣象則體現著其繪畫背后的一種人文的關懷,人既是山,山即人的藝術思考。他的作品中物象外延的線,似一條左右扭轉的鋼筋,在似斷非斷之間展示著一種韌性,作品中大墨團,在黑色中射出神秘的光點,墨韻自然生發。大寫意是他意象表達。在造型上既不追求完全寫實,也不追求完全抽象,而是在兩者間找到一個契合點。一改當代人物畫家只能照抄照片的致命弱點。他的繪畫同時也改變了西方人對中國畫品評方式的新認知。

    袁武的繪畫在藝術語言和繪畫本體的探索卓有成效,這也奠定了其繪畫在中國畫向現代形態轉型中的地位。

    ——徐華

    ?

    一個普通的藝術家,一輩子靠技術吃飯,一個優秀的藝術家,一輩子靠感覺吃飯,一個藝術大師,一輩子靠個性吃。

    ——袁武


    袁武先生創作中

    我是如何創作的

    文 / 袁武

    每一個畫家都有一套創作習慣和方法。這如同生養一個孩子,要戀愛、結婚、懷胎、生產、養育、等一系列過程,一件象樣的作品,也是要有構思、構圖、找形象、制作、調整等環節。這些步驟,沒有孰重孰輕,沒有哪個階段能一帶而過。

    我個人的理解,一件作品的產生有三個要素不可缺少,(1)對所畫的內容要熟悉;無論是形象、環境、事件等幾個方面都是了解和感知的。(2)要有熱情,有表現這些形象或這個情節的沖動和愿望。(3)能駕馭。創作要揚長避短,不畫自己把握不住的東西。

    《大昭寺的清晨》系列組畫一

    《大昭寺的清晨》系列組畫二

    《大昭寺的清晨》系列組畫三

    《大昭寺的清晨》系列組畫四

    《大昭寺的清晨》系列組畫五

    《大昭寺的清晨》系列組畫六

    《大昭寺的清晨》系列組畫七

    《大昭寺的清晨》系列組畫八

    以下是我的創作過程的如是說:

    構思

    我常常告誡自己,一件作品,只能有一個主題,敘述一種心態或思想,不可將一件作品賦予太多的使命。更不能有太多深奧的哲理,因為畫是讓人看的,好看是第一位的。如果一件作品想的太多,說的太多,作者和觀者都累。有悖于賞畫的初衷,創作另一個忌諱,是閉門造車,特別是人物畫,(這里所指是現代人物創作)不能躲在家里,編情節,編形象,講故事或者想別人曾畫過的。好的立意不是生造出來的,是生活中發現的,不是直接發現,也不是間接發現。即使象我所畫:《抗聯組畫》。也是幾次冬天到東北林區去反復體驗,寒冷中人是怎樣在冰雪林海中生存的。才得以畫出有內容的畫面。

    對一幅創作來說,畫什么?比怎么畫還重要,發現一個可畫的點,是需要主觀與客觀碰撞,所產生的創沖動和熱情。在普通生活中看到可畫之題材,這需要畫家對生活有個人的理解和深入認識,以作品來闡述生活中的啟示或者在所見的生活場景中發現了用繪畫再現的好看畫面,起碼兩者有一才能算有創作立意,進入構思階段。這如同談戀愛,對方使你感興趣了,令你動心了,才能發生以后的一切。值得畫的情景、人物或事件,不就停留在表面的入畫,如華美的景象,有特征的形象或有新聞點的事件,只有簡單的視覺效果,作品是平庸的。

    《大雪》90x210cm1989年

    《沒有風的春天》230x200cm 1995年

    這就是很多少畫數民族作品千篇一律,徒有其表的原因,因為許多畫家,是因為少數民族的服裝奇特,形象有特點,就草率地描模,即沒有深入地展現所畫對象的民族物質,更不能刻畫和反映人物的內心世界,一幅創作的構思這初,就應該有一個明確的定位,或是抒情的或是思想的,或是賞心悅目的或是視覺沖擊的,總該有畫家的意圖和要人敘說的情感,這樣才能使你的創作不至于空泛無物,清淡寡味。我畫的《母親看我畫小平》、《迎阿 》、《夏日、阿拉山口的雪》都是新身經歷,被感動后,才構思成畫的,在寧夏。本是去一個清真寺參觀,在清真寺的街口突然看到眾多的回民將一條第街巷都占滿,自發地不準別的車通過,很嚴肅若甚至蠻橫,我也被阻擋在外,待我想看其為何時,阿駕到,眾回民齊聲吟唱,歌聲低回,而有力量,眾人神情肅穆莊重,人人頭戴白帽場面壯觀而神圣,令人難忘。雖然我的作品沒能很好地再現那個令人振撼的場面,但我知道那是一個很好的畫點。

    《夏日,阿拉山口的雪》也是生活的中所見,某年帶學生去新疆邊防寫生,在哨卡幾天除了畫速寫和拍照片,找不妻創作的素材,一天在草地上畫速寫,突然一塊云彩想飄來,本是陽光燦爛的夏日午后,突昏暗下來,天地間旬話劇舞臺一樣漫天飛雪。僅僅不到十分鐘,云消雪化。眼前又恢復,鮮花綠劃的明媚夏日,幾分鐘的漂雪如同幻覺。但卻讓我找到了,畫邊防戰士生活的點。好的構思是天賜的可欲而不可求,生編硬套,不會創作出感人的畫面。

    《抗聯組畫——生存》200x370cm2004年

    《抗聯組畫-出擊》380×450cm 2012年

    構圖

    這個環節往往被許多畫家忽略,因為有了好構思就急于去表現,去制做。使許多作品用常見的構圖,不奇不險,沒有新格局。構圖是一件作品的框架。一幅畫能否向好的方向展開的重要一步。構圖也是一件作品的大效果,好的構圖是很雷人的,我一般是在構思確立之后,載許多小低塊,正方形、長方形或橫或豎,反復勾幾荷圖形,幾十幅小構圖勾出來,自然會弄出一幅滯意構圖,構圖要依據構思設計,起到強化作品內容的作用,作品的寧靜平和還是強烈動感,常常是由構圖所左右的。構圖過程中要注重所畫物象的外輪廓線和幾荷形。要主觀明確地安排畫面中景物和走勢。因為作品還沒有進入局部細節刻畫,可以在構圖階段很好地處理畫面的開合。疏密和留白都能在這個環節有所把握??偠灾?,構圖是一件作品招牌門面,它的新穎和獨特,才能使畫面搶眼,吸引人有興趣走到你的作品前去欣賞局部細節。

    《夏日,阿拉山口的雪》200x340cm 1999年

    找形象

    這是我在創作中的一個工作程序。由于作品是寫實風格的,所以所需人物形象、道具及背景,靠簡單的速寫是無法深入刻畫的,更不能編造形象。許多寫實風格的作品畫面不感人。形象不生動,都是因為造型概念、形象“大路貨”缺乏特質個性。尋找形象、類似導演找演員一樣。要有表現力的人物特征,要樸素內在。要符合作品的內容表達。形象盡量是生活中的,而不是戲劇中的,找形象容易,處理形象很難,我的作品中形象多是以我自己拍的照片中選。難度就在于如何將照片形象轉換成繪畫形象。在運用照片過程中,最要控制的就是不能把形象畫成照片。一切形象都要服從繪畫語言的表現形式,抄照片是當下繪畫創作的通病,畫面越畫越實,越畫越膩。既喪失了繪畫語言自身的表現力,也混了寫實繪畫與照片的區別,喪失了繪畫語言是畫家的創作失敗。

    《人流》290x120cm2008年

    制作

    這個過程是畫家重復自己方法的一個過程,我個人覺得,在創作中要揚長避短,要用自己有把握的技法去表現新的構思,新的構圖、新的形象,完成新的作品。在技法的重復中完善屬于自己的表現方法。在完善表現方法的過程中,使其方法更個人化,主觀化。個人風格的行成,很大成份是在多次地重復自己中完成的。作品創作的過程是自我發掘的過程,是了解自我情感,了解自我“品味”的過程。借鑒別人的東西,只能是偶爾借力,更多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自己的作品。從最常規的方法做起,逐步有傾向地顯現自己好惡、發揮自己的擅長和偏愛,甚至可以試嘗走極端。繪畫是藝術,藝術可以不講道理,只要能自緣其說,能使自己的表現手段成立,就是成功!還有一個原則就其容和形式,盡可能地達到統一。否則會南轅北轍。

    《老人與?!?145×145cm 2011年

    調整

    這是一件作品完成的最后階段,是非常重要的,不可缺少的環節,在我的創作經歷中,幾乎沒有一件作品是在制作完成后感到滿意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一件作品在制作之前是在想象中或草創中。是虛的,模糊的,支離破碎的。只有制做完畢,才現真面目。這往往會與想象中有所距離。要與其磨合、修正。另外,無論多大的作品,都是需要通過局部制作,組合成畫。這樣就會使剛剛完成的畫面太散、太碎、整體感不好。要在調整中舍得割愛。統一畫面。從各個細部中走出來。調整畫面的階段是很費時的,不是簡單地收尾工作。是創作是繼續,既要大刀闊斧地棄之,又要盡精致微地取之。要有魄力,要么更好,要么更壞,才算上一幅新作。

    在繪畫領域,我是一個作品制作者,既便是現在用理論來講創作。也只能是對創作程序和方法的一處復述。對我來說,一件繪畫作品本身是闡述不出太深度的哲學問題,也不能象文學那樣傾敘那么豐富綿長的情愫,繪畫有很大一部份成份是要展現技法元素的。繪畫的功能更多是要令人賞心悅目。要心態平和的人更心靜,讓尋求視覺刺激的人,情緒更激烈。讓好色的人更有色可貪。讓喜墨的人更有趣可品。其實一個畫家的全部努力就是畫出一幅幅好看的,視覺獵物。一飽眼福。在這樣的勞作中,畫家從最初的讓觀者看技法、到讓觀者看作品,最終人們不能忘的是畫家本人,如齊白石、畢加索……。我相信很多人不知道畢加索的作品,卻知道畢加索。這就是畫家創作出好作品,所得到的回報。

    《進山》四聯畫 600x380cm 2006年

    《走過沱沱河》366cm×732cm2009年

    《黃昏、老頭讓牛群跑起來》 320x480cm 2010年

    《暮色》140x320cm2009年

    《抗聯組畫-犧牲》300×450cm 2011年

    《水不深》 193cm×624cm 2013年

    《迎阿訇》 300X600cm 2018年

    袁武先生和徐華博士親切交流

    袁武,曾任解放軍藝術學院美術系副主任,曾任北京畫院執行院長?,F為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畫藝術委員會副主任,國家畫院研究員,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作品《大雪》曾獲全國第七屆美展銅獎。作品《沒有風的春天》曾獲全國第八屆美展獎牌。作品《天籟》曾在首屆楓葉杯國際水墨畫大賽中獲金獎。作品《九八紀事》獲全國第九屆美展銀獎。作品《抗聯組畫――生存》獲全國第十屆美展金獎。

    曾出版《當代中國美術家檔案·袁武卷》《當代畫史名家經典作品集---袁武卷》《當代國畫大家作品研究·袁武·沉雄渾厚》《大家講堂·袁武人物卷》。

    彩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