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展覽

    丹尼爾·阿爾軒(Daniel Arsham)——時間膨脹

    2021-03-01 18:50 1464
    丹尼爾·阿爾軒(Daniel Arsham)——時間膨脹簡介貝浩登(紐約)正在展出丹尼爾·阿爾軒全新展覽“時間膨脹”(Time Dilation),展覽占據紐約空間三層空間,帶領觀眾在阿爾軒的宇宙中遨游。在日內瓦西部,法瑞...
    展覽名稱 丹尼爾·阿爾軒(Daniel Arsham)——時間膨脹
    展覽時間 2021-01-16 - 2021-02-20
    展覽機構 貝浩登
    主辦單位 貝浩登
    參展人員 Daniel Arsham

    丹尼爾·阿爾軒(Daniel Arsham)——時間膨脹簡介

    貝浩登(紐約)正在展出丹尼爾·阿爾軒全新展覽“時間膨脹”(Time Dilation),展覽占據紐約空間三層空間,帶領觀眾在阿爾軒的宇宙中遨游。

    在日內瓦西部,法瑞接壤的地下百米深處埋著世界上最令人驚奇的機器——歐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的大型強子對撞機。在一條巨大的標準環形隧道內,粒子束流在彼此相撞前會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向前傳播,據CERN官網介紹,讓其相撞就好比“從相距十公里之遠的兩地發射兩根針并剛好讓其在半路對撞”。粒子碰撞研究是物理中最晦澀難懂的部分,即超越時空之外還有哪些可能的存在。

    CERN的實驗和丹尼爾·阿爾軒的藝術實踐幾乎始于同一時期,就像是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與立體主義的關系一樣。阿爾軒并非科學家,但他探索的亦是一種暫時性本身的固有屬性,他的許多實驗也都非常精細縝密。此次他在貝浩登的展覽融合了多種富有創造性的表現形式,為觀眾呈現了多種離散物體的組合。這就好比是另一種形式的碰撞,值得我們深入分析。

    展覽最大的亮點莫過于經典雕塑與寶可夢碰撞而擦出的火花,這也是當代藝術家和家喻戶曉的寶可夢公司首次進行的大型合作。作品中,阿爾軒標志性的侵蝕元素無處不在,這些圖標似乎經藝術家激活后便進入到半衰期:那些榮耀的光芒在熵增熵減中明暗交錯。經典之作都來自阿爾軒與莊嚴的法國國家博物館聯盟巴黎大皇宮(RMN-Grand Palais)舉辦的聯展(也曾于他在吉美博物館的展覽“Moonraker”中展出),而寶可夢依舊是寶可夢。兩大文化宇宙在起起落落的浪潮中迎頭而遇。還是說,這是一個十字路口?兩條截然不同的軌跡在這里交匯:曾經被人奉若神祇的古董雕塑成了美術館禮品店中司空見慣的東西,而寶可夢里的精靈卻帶著日本神話色彩,進化成為21世紀的神圣之物。

    這種融合激發了阿爾軒的想象。他是演繹衰敗與內爆的行家。2020年11月9日,他在Instagram上發布了一系列名為“多宇宙、疊熵、可變維度、可能設備”(Multiverse, entropy layered, dimensional alternative, possibility device)的樹脂新作,標題簡單直白。不難發現,題中的四個要素都是在不約而同地表達一樣東西,傳達作品本身想要呈現的重疊這一主旨。其中的組成元素——雜志、相機、影像帶和一盒早餐麥片——互有重疊,又各自代表著不同的潮流更迭。透明度和漸變色的使用為作品注入了其獨有的數字感。完全代入后,它們便與虛擬世界建立起了聯系(事實上,它們的靈感源自阿爾軒工作室里的樹脂鑄模);它們似乎繼承了21世紀日新月異的商品那短暫的生命周期,是超現實的物質表現。

    超現實的概念可以追溯至20世紀80年代,但直到最近才為人接受。阿爾軒便是其主要代表?!皶r空壓縮”也是如此:直到文化理論家David Harvey在1990年《后現代的狀況》(Condition of Postmodernity)一書中提及,這一概念才開始真正流行。David Harvey認為,交通、通訊、媒體等科技加速了社會的日新月異,也拉近了距離,加快了時間。它們會“擾亂政經前景和方向,打破階級力量的平衡,影響文化和社會生活”。這話聽起來是否頗為熟悉呢?

    回過頭來細想,如果Harvey的書讀起來像是當今世界的前沿報告,那么阿爾軒的作品則像是在這個時空急劇壓縮的時代投下的一枚炸彈,引發了一場關于敘事可能性的大爆炸。此次展出的繪畫就是最理想的載體。對于那些近幾年才開始接觸阿爾軒的人而言,這很可能會是一場驚喜之旅。但他是位受過專業訓練的畫家,在貝浩登展出的首作便是繪畫作品。2020年動蕩的局勢讓他不得不重新拿起畫筆。不過,由于要保持社交距離,他的工作室無法正常運營。突然間,他的世界只剩下他自己和一張空白的畫板。

    隔離期間,阿爾軒充分展現了他深刻的藝術涵養和豐富的藝術資源。他先梳理了圖像布局,然后才將它們搬到畫架上,與色彩鮮麗的超級啞光亞克力板進行組合,更顯特別。單色的圖像頗有幾分照片的韻味,但更顯濃厚意蘊,有著鮮明的物質表現性。一幅幅圖像描繪著他心中的教堂,仿佛將人帶入一場精神上的洞穴探險。奇妙無比的洞穴打開了我們的眼界,以一種驚人的規模描繪著一個個深入人心的經典人物。我們此刻置身于洞穴中,重新回到歷史的起點,想象著一切的終點,從拉斯科洞窟到柏拉圖的理想國再到孤獨堡壘,從出生至死亡。而我們現在就在其中的某一處,如晶體般剔透、多元而又脆弱的一隅,見證著阿爾軒在時間隧道中一次又一次地來回穿梭。

    ——策展人、寫作者、歷史學家

    Glenn Adamson

    丹尼爾·阿爾軒是位受過專業訓練的畫家,繪畫亦是他在創作早期的載體;在闊別約10年之后,阿爾軒在疫情期間拿起了畫筆,重新沉浸于繪畫的世界中。此次展覽呈現的作品描繪了他曾夢想的空間。

    關于藝術家

    丹尼爾·阿爾軒(生于1980年)現于紐約工作生活。阿爾軒于世界各地藝術博物館及機構舉辦個展,包括昊美術館,中國上海;克蘭布魯克美術館,美國底特律;Moco美術館,荷蘭阿姆斯特丹;亞特蘭大高級美術館,美國喬治亞州;辛辛那提當代藝術中心,美國俄亥俄州;群展包括:紐約新美術館;芝加哥當代藝術博物館;紐約MoMA PS1。阿爾軒的作品已被諸多享有盛譽的公共藝術機構及個人收藏,包括邁阿密佩雷斯藝術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藝術中心以及巴黎蓬皮杜藝術中心。2008年,阿爾軒與Alex Mustonen共同發起“Snarkitecture”,旨在對日常材料,結構和程序的重新解讀,創作出充滿想象力的設計。Rizzoli近期出版了一部關于阿爾軒作品的綜合專著。

    丹尼爾·阿爾軒(Daniel Arsham)——時間膨脹

    無題(系列:無系列作品), 2020

    裝置, 樹脂、LED背光燈, 638x1248x197mm

    藝術家:

    Daniel Arsham

    丹尼爾·阿爾軒(Daniel Arsham)——時間膨脹

    Valley of the Sublime, Patagonia(系列:無系列作品), 2020

    繪畫, 布面丙烯, 1645x2286x76mm

    藝術家:

    Daniel Arsham

    丹尼爾·阿爾軒(Daniel Arsham)——時間膨脹

    Cave of Rome Deified(系列:無系列作品), 2020

    繪畫, 布面丙烯、多個畫板組成, 3200x4572x76mm

    藝術家:

    Daniel Arsham

    相關展覽
      暫無
    彩吧网